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血舞1

26

一枚閃亮亮的銀幣,在燈光的照耀下銀幣發射著柔和的光芒。克裡斯汀屈指一彈,銀幣在空中旋轉著,穩穩地落在一個侍者蓬鬆的發頂。“我是獵魔人,來這兒狩獵吸血鬼,需要一個會鑽山林的嚮導。有誰知道和吸血鬼有關的訊息,或者推個好嚮匯出來,報酬自然少不了。”這兒多的是礦工和淘金客,背井離鄉甚至漂洋過海到此地就是為了錢,真正能發大財的人少之又少,唾手可得的銀幣足以勾起眾人的**。侍者麻利地把銀幣裝進口袋,“獵魔人女...-

美人魚酒館是黃金鎮規模最大的酒館,它提供的酒水品種最多,是礦工們最頻繁聚集的消遣地之一。

從天花板垂落的鐵鏈拴著四盞鯨油燈,儘管這四盞燈為酒館提供了穩定的照明,但仍有諸多光線惠及不到的邊角。

四個冇有搶到好位置的賭棍圍著一張位於照明邊緣的木桌打牌,這種昏暗的光線給出千作弊提供了天時,數杯麥酒下肚又提供了人和,冇過多久就出現了第一個輸光了的賭棍。

這個輸紅了眼的賭棍猛地把牌扔到贏家臉上,“艸你的凱恩,狗雜種敢耍我!”他兩步踩著椅子上桌,一腳踢飛了凱恩的酒杯。

潑出的酒水撒到了旁邊的人,但此時無人在意這等小事,酒館內的酒客被熱鬨吸引,有的直起身朝這兒張望,有的乾脆圍攏過來,就連二樓都探出幾個豎著耳朵的腦袋。

凱恩甩掉紙牌,往後退了一步,左腳踩在了椅子上,“布萊恩你這蠢豬把腦子從屁股裡拉出來了,要我把你摁進馬桶裡找嗎?”這種挑釁的惡言眾人還是頭一回聽,頓時不少酒客起鬨歡呼,發出刺耳的口哨和噓聲。

眼見一場鬥毆就要爆發,兩個侍者已經伸手攔人,把帽子上沾的酒擦乾的倒黴蛋克裡斯汀·圖爾斯站了起來。

她從袍子裡抽出兩把鋸短了的火銃,黑洞洞的槍口一高一低對準兩個鬨事的壯漢。

“誰潑的酒?”

看熱鬨的圍觀群眾頓時連連後退,兩個侍者見勢不妙也溜了,三人周圍一片空曠。

人類再敏捷的速度也不及槍子,再強壯的肌肉也擋不住火器,被槍指著的兩人登時冷汗直流,凱恩反應更快一些,“是他,他踢的杯子。”

“艸你——”不等布萊恩罵完,砰的一聲,一頂破了兩個洞的帽子飛到地上。

站在桌上的布萊恩頭腦一片空白,等他回過神來,他的□□濕漉漉地往下滴著液體。

克裡斯汀學著西部牛仔吹了一口冒煙的槍管,將這隻火銃收回。

“你弄臟了我的帽子,這是回禮。”

布萊恩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激烈的情緒和酒精一起從腦子裡蒸發了,就差一點,就差該死的一點,他的腦門就多個洞了!

克裡斯汀也抬腳走上了酒館中央明亮處的桌子,她像變戲法一樣從指尖挑出一枚閃亮亮的銀幣,在燈光的照耀下銀幣發射著柔和的光芒。克裡斯汀屈指一彈,銀幣在空中旋轉著,穩穩地落在一個侍者蓬鬆的發頂。

“我是獵魔人,來這兒狩獵吸血鬼,需要一個會鑽山林的嚮導。有誰知道和吸血鬼有關的訊息,或者推個好嚮匯出來,報酬自然少不了。”

這兒多的是礦工和淘金客,背井離鄉甚至漂洋過海到此地就是為了錢,真正能發大財的人少之又少,唾手可得的銀幣足以勾起眾人的**。

侍者麻利地把銀幣裝進口袋,“獵魔人女士,黃金鎮確實有吸血鬼的傳說,安德魯牧師曾給一個自稱被吸血鬼吸了血的人驅魔,您可以去鎮子東邊的教堂看看。”

克裡斯汀微微點頭,她屈指一彈,又一枚銀幣落入侍者伸出的雙手手心。

大夥兒的視線更加熾熱,盯著克裡斯汀空著的右手似乎要盯出個洞來,好看清楚那些銀幣都是從哪兒變出來的,眾多目光觸及其左手的火銃時便閃爍地移開。無論如何,這些人知道了克裡斯汀是個很有錢且不好惹的獵魔人。

她要狩獵吸血鬼,還需要一個嚮導……

當第一個人指向凱恩時,他搶先開口,“我就是嚮導,整個黃金鎮最好的嚮導,無論你要去哪片林子,我都能找著路。”

克裡斯汀藉著燈光居高臨下地打量著凱恩的皮膚、手臂和身體姿態,半晌,她點頭道:“你的報酬我們出去談。”

她輕巧地踩著椅子走下酒桌,凱恩緊隨其後,圍觀的人們紛紛讓開道路。他們徑直離開酒館,一直走到馬棚附近。

三頭馬並排站在棚子內,一盞孤零零的馬燈掛在其中一匹黑馬的轡頭上,克裡斯汀收起火銃,打了個響指,馬燈蓬地亮起,明黃的火焰印在直視這一幕的凱恩瞳孔裡。

他的笑容變得更加真摯,嗓音變得更加諂媚,“女士,您真的是獵魔人?”

“我當然是。”克裡斯汀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糾纏,直接跳到了交易上,“關於報酬,我給你二十銀幣,雇傭你當嚮導,直到找到吸血鬼,再給你三十銀幣。”

二十銀幣,他帶人進兩趟山來回一到兩個月就賺這麼多,這筆交易肯定是不虧的,更何況如果真的找到了這個古怪的女獵魔人要的吸血鬼,還有三十銀幣……

凱恩舔了舔因為過於激動而發乾的嘴唇,儘管女獵魔人給出了非常好的報酬,但他還是想冒險。克裡斯汀在酒館裡的表現過於“公平公正”,提出的報酬又如此豐厚,給了凱恩可以奢求更多的幻想。

“獵魔人閣下,我可以不要報酬,我想成為您的侍從,隻求您教我……”

“不行。”克裡斯汀果斷拒絕,“你冇天賦,教不了。”

“什麼樣的天賦?”

克裡斯汀閉嘴不言,視線從凱恩脖頸處一掃而過。

沉默良久,直到凱恩脊背被汗濕,克裡斯汀緩緩道:“不要詢問太多與獵魔人有關的事情,這是我的衷告。”

她拋出一個布袋,凱恩連忙伸手接住,布袋沉甸甸的,內部發出叮噹的美妙脆響。

“明天上午去東邊教堂。”

目送女獵魔人的身影回到酒館,凱恩左顧右盼,蹲在馬廄處小心地打開布袋,藉著馬燈的火光一個個數著銀幣,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個,凱恩喜形於色,把手插進銀幣中感受金屬的堅硬和冰涼。

凱恩當然不可能帶著這麼一大筆錢回酒館,他把銀幣分散藏在靴子和衣服暗袋裡,腳底抹油似的溜走。

馬廄邊安靜下來,黑馬晃了晃腦袋,呼哧打了個響鼻,馬燈搖晃著熄滅了。

-的腦門就多個洞了!克裡斯汀也抬腳走上了酒館中央明亮處的桌子,她像變戲法一樣從指尖挑出一枚閃亮亮的銀幣,在燈光的照耀下銀幣發射著柔和的光芒。克裡斯汀屈指一彈,銀幣在空中旋轉著,穩穩地落在一個侍者蓬鬆的發頂。“我是獵魔人,來這兒狩獵吸血鬼,需要一個會鑽山林的嚮導。有誰知道和吸血鬼有關的訊息,或者推個好嚮匯出來,報酬自然少不了。”這兒多的是礦工和淘金客,背井離鄉甚至漂洋過海到此地就是為了錢,真正能發大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