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話,帝綰回頭望去,謔,這身上的血真是不少,不過,人長得倒是很清秀俊朗,給人一種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感覺。這小郎君想來也是剛曆劫結束的非人族,許是仙族。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那位滿身是血的郎君轉頭朝這邊看來,四目相對,氣氛一度有些尷尬,帝綰趕緊移開了眼睛。再低頭看了看她自己身上的血,被山匪追趕墜崖而死,與她這個被活活用刑打死的宮女,哪個更慘?聽到後麪人的提醒,帝綰不再想其他,轉過頭去將手放在了幽冥...-

楔子

*神族長留山,長安宮

女子端坐殿中,身著淺金紗裙,墨發如瀑,容貌秀美,雙眸正盯著手中的折冊。

冊子上寫有這次收徒大會優勝者的名字——玄昊,仙族帝君。她未來的徒弟。

將折冊隨手放在桌案上,伸出左手變出一個通體盈透的藍色如意,交予站在殿中的小神侍,淡淡說道:“將此交予玄昊帝君,明日我會與其見麵。”

“帝綰主神,不好了,魔尊在大荒境內召喚出了一個邪物。”另一神侍匆匆跑進殿中稟報道。

被喚作主神的帝綰抬起頭,滿臉疑惑道:“邪物?是何模樣?”

“形如雲一般懸於空中,墨色且泛著紅光。”

難道是?

帝綰隨即起身,施法消失在殿中。

*魔族大荒境內

那邪物似蓋子一樣,將日光與大地隔離開,在其下方的人們如同失智一般,瘋狂攻擊周圍的人,不分敵友。

見衡光神君早已來到此地,帝綰去到其身邊,問道:“兄長,此物可是傳說中的邪魔?”

衡光點頭迴應。

邪魔,帝綰隻在書中讀過,並未真正見過,其不死不滅,可控仙妖魔的心智。召喚者需修煉邪法,纔可將其喚出。看來,魔尊已經修煉邪法了。

眼看場麵逐漸失控,帝綰沉默半晌後,對著衡光說道:“兄長,神族和這世間先托你照顧了。”隨後不顧衡光的阻攔,施法用神力控製住邪魔,並將其封印在無妄淵下。

第一章

*幽都

帝綰站在寫有“回”字的大門前,麵對著前方兩扇大大的“歸”門和“渡”門,看著中間排著長長的隊伍,她愣了神。

她已經數不清走過多少回了,每次曆劫結束從“回”門進來,排隊到前麵把手放在幽冥石上,然後“渡”門開啟,她走進門裡,經曆新一世曆劫。

回過神來,她已經排到隊伍中間了。

帝綰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內心感慨道:要說這天下最忙的地方,當屬妖皇陛下管轄的幽都了。

幽都坐落在妖族東望山的山腳下,所有在空桑大陸輪迴轉世的人族,和曆劫的神仙妖魔四族人,在曆劫一世結束後,都要來幽都報到。

像她這樣報到多次的非人族,應當屈指可數吧,甚至可能是獨一份兒。

“這位郎君,恕在下冒昧,看您這渾身是血,敢問您是因何而死的?”

“被山匪追趕,墜崖。”

無意間聽到了兩個人的對話,帝綰回頭望去,謔,這身上的血真是不少,不過,人長得倒是很清秀俊朗,給人一種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感覺。

這小郎君想來也是剛曆劫結束的非人族,許是仙族。

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那位滿身是血的郎君轉頭朝這邊看來,四目相對,氣氛一度有些尷尬,帝綰趕緊移開了眼睛。

再低頭看了看她自己身上的血,被山匪追趕墜崖而死,與她這個被活活用刑打死的宮女,哪個更慘?

聽到後麪人的提醒,帝綰不再想其他,轉過頭去將手放在了幽冥石上,意料中的門冇有開啟,反而開啟的是“歸”門。

帝綰走向“歸”門時,內心仿若做夢一般,她曆劫結束了?她終於可以回家了?

*長留山

站在山門口看著牌匾上的“長留”二字時,帝綰仍不敢相信,她終於回來了。

此刻,天空中乍然出現七彩祥雲,絢麗奪目。帝綰抬頭望去,如此瑞象。想來是宣告天下,神族主神帝綰,迴歸了。

“綰兒。”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帝綰猛然轉身。

“兄長!”她飛快地跑向麵前的男子,將其抱住。

帝綰挎著衡光的胳膊一起回到長安宮內。

長安宮內陳設依舊,與她從前的佈置彆無二樣。

通過兄長的講述,帝綰瞭解到她已經在空桑曆劫一萬餘年了。雖然空桑的時間不同於其他各界,但換算過來,空桑外的時間也已過了三十年。

“想必這世間,早已變化萬千了吧?”她感歎著。

“並無太多變化,各族分管各自的領地,魔族亦不再挑起戰事。隻不過……”

帝綰看著兄長麵露難色。

“隻不過什麼?兄長但說無妨。”

衡光歎了口氣,看著帝綰說:“幾句話說不清,你隨我前去一看便知。”

二人一前一後向殿外走去。

*東望山邊界處,無妄淵

無妄淵位於妖族東望山與魔族大荒的交界處。有法術的人踏入淵下,法術就會暫時施展不出,而邪魔被封印在此,就如同休眠了一般。

再次來到這個地方,雖時間相隔百世,但記憶卻如昨日一般。

當年,魔尊用眾生惡念召喚出了邪魔,為免天下生靈塗炭,作為神族主神的帝綰,毅然決定用自己的全部神力,將邪魔封印在了無妄淵下。後進入空桑大陸曆劫修複神力。

看著腳下的無妄淵,帝綰問衡光:“兄長,是封印出了什麼問題嗎?”

衡光搖了搖頭,引著帝綰往淵下的一處望去。

怎麼還有人?從衣著看像是人族,這是怎麼回事?

帝綰抬頭用疑惑的眼神詢問衡光。

“這些人是人族的百姓,當時大家都未發現,而是封印開啟後,被一位妖君發現的,而那時你已神力儘失去渡劫了。”

“人族的百姓當時為何會在這裡?”

“空桑的人族都身附陀羅尼骨,可以避免邪魔的惡念入侵思想,據說當年魔尊逼迫這將近一城的百姓手捧盛有邪唸的容器來到大荒,配合他的邪法來召喚邪魔。”

衡光頓了頓,繼續說道。

“仙族的昭獻天帝,帶領仙族精兵來救這些百姓,不料卻被魔尊殺害,後將百姓與昭獻天帝的屍身一起推下了無妄淵,最終被封印在此。想來是你用神力封印的緣故,封印內的時間似乎是靜止的,他們都還活著,亦如休眠一般,且容貌並無任何變化。”

真是好謀算啊,居然利用手無寸鐵人族百姓。帝綰沉默著思考了一會,然後抬頭看向衡光,目光堅定地說:

“兄長,我想救他們出來,哪怕再去渡劫萬年,我也願意。”

主神的職責就是護佑天下蒼生,如果連這群人都救不了,那要她這主神有何用?

正在思考的帝綰被衡光提醒,大荒那邊有魔族士兵朝他們這邊走來,二人為防止魔族發現,便抬手施法先返回長留山,再商量對策。

在返回長留山的途中,二人經過空桑,帝綰看到空桑大陸西北部戰事連連,內心感概:想來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受難的永遠是普通的百姓。

*長留山,長安宮

帝綰剛坐下後,衡光就遞過來一本講述寰宇曆史的《眾生錄》,雖心有疑惑,但其依舊翻開了折著角的那頁。

“太極斧?”

是那個可以破一切封印的太極斧!但是……

“兄長,這個太極斧,應是從未現世過吧?”

神族的初代主神有三樣神器,確切說是兩樣:太玄神境和太虛鼎。

而這太極斧是需要神族主神用太虛鼎煉出的,初代主神冇有煉過,所以太極斧從來冇有以實體出現在這世間。

太虛鼎在初代主神身歸混沌後,也裂成碎片散落在空桑大陸,不知所蹤。

“如若找到太虛鼎的碎片,便可煉出太極斧,就能破除你用全部神力所結的封印,而這太虛鼎可輔助結一切封印,到時眾人合力就可再封邪魔。”

當年就是冇有太虛鼎,所以她才用儘神力,看來這碎片需儘快找回了。

驀地想到了一個事情,她問道:“兄長,邪魔被封印之後,魔尊可有何動作?”

“自你進入空桑曆劫後,魔尊就跟銷聲匿跡一樣,大荒的魔族也恢複了往日的生活,隻是他們的魔尊不再公開露麵。與我相識的魔族長老說,魔尊依舊按時和他們朝會,每次議論的也都是魔族的日常事務。”

“隻怕他另有圖謀,許是在蟄伏,到時伺機再起戰事。如今,我們也要破除封印,更要小心行事。”帝綰思索著說道。

事不宜遲,她現在就出發,所幸碎片都在空桑境內,她能有更多時間來尋碎片,因時間差異,或許一兩天後就可歸來。

她轉頭看向衡光,正要與其說話時,見衡光似是想起什麼,突然說道:“綰兒,還有一事,竟讓我忘得徹底,太玄神鏡在你結封印那日便丟失了,這些年我一直派人尋找,卻一無所獲。”

“太玄神鏡隻可照人魂骨,亦無其他用處,偷其作甚?”帝綰若有所思道,再次看向衡光:“畢竟是我神族初代主神的神器,兄長繼續派人尋找,當下找到太虛碎片更為緊要,我即刻啟程前往空桑大陸。”

帝綰起身準備出發,卻被衡光攔了下來,看著帝綰疑惑的目光,衡光趕忙解釋道:“還記得你去曆劫前收了一個徒弟嗎?仙族的玄昊帝君,他是昭獻天帝之子,昭獻因為救人犧牲了,玄昊對此耿耿於懷,想要救出封印下的百姓,更想為父親報仇。”

“這些年他經常與我說,等你迴歸後若要救人,一定告知他,他願協助你。畢竟你們還是師徒關係,讓他隨你同去,還能多個幫手。”

帝綰在腦海中翻找著關於自己收徒的記憶,隨後對衡光說:“勞煩兄長告知他,去空桑的西京找我。”隨後便消失在殿中。

衡光站在殿中看著如此著急,已經出發的自家妹妹,便對著空無一人的大殿,哭笑不得道:“你們二人還未曾見麵,如何尋得啊?”

不管了,衡光抬手用秘音傳信給玄昊:師已至空桑西京,爾秘密前去尋找,切勿小心。

*人族空桑大陸,西京

西京是空桑境內最強國——豊朝的都城,也是帝綰在最後一世曆劫的地方。

看著西京繁華的街道,帝綰感覺甚是新鮮,雖然在西京曆劫一世,作為宮女的她卻從未踏出過皇宮一步。

畢竟西京是豊朝國都,人口流動大,來此或許能打聽到一些訊息。其次,她也想來看看自己曆劫時的好友,小薇。

她和小薇同為貴妃娘孃的侍女,關係親如姐妹。貴妃因不得皇帝寵愛,冇有前往東都,被留在西京。貴妃脾氣暴躁,經常打罵懲罰下人,使得下人們人人自危,膽戰心驚。

她就因為失手打碎了一個花瓶,被用刑活活打死。

如今算來,曆劫的她已經去世快一年了,不知小薇近況如何。

之前曆劫所遇,已不可追,而這最後一世的人,還尚在世間。

願其脫離苦海,安度餘生。

遠遠站在角落裡,望向宮門口,恰好看到似是休沐的侍衛從門內走出,待其走近時,帝綰上前詢問是否認識小薇,被告知小薇已被調往東都。

調往東都便是逃脫了貴妃的魔爪,願其平安,如若有緣,自會相見。

再看一眼這高大雄偉的皇宮大門,帝綰轉身離去,眼神無意間掃過對麵街道,咦?這不是在幽都見過的,那個墜崖小郎君……

-帝綰再次將銀錢放到玄昊麵前,並用眼神警告,玄昊無奈收下。太陽西落,天色漸暗。帝綰略感睏乏,便對玄昊說:“景珩仙君,時辰不早了,我去找客棧歇息,仙君有何打算?”“在下亦有同樣想法。”*“如歸客棧,看起來比較僻靜整潔,仙君看如何?”看到對方的點頭應許,二人一前一後走進客棧。“掌櫃的,要兩間房。”因有曆劫百世的經曆,帝綰輕車熟路道。“二位稍等,馬上帶您去房間。”就在掌櫃做登記,找鑰匙時,又進來了兩位男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