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撿垃圾的小姑娘

26

眼中發著光。她今天晚上有一項不尋常的任務,那就是去庭月峪撿垃圾。此“垃圾”非彼“垃圾”。庭月峪是瑤華城最有名的富人區。在林清允看來,那裡的垃圾都是寶。就算有些瑕疵,隨便變賣也是一筆很客觀的收入。夜黑風高,就是林清允的時機。庭月峪的保安大叔探頭一見又是這個小姑娘。“小姑娘,來了啊。”保安大叔和藹得笑著。林清允有點不好意思地點了下頭,隨後將一帶蘋果遞給保安大叔,小聲道,“這是賄賂。”保安大叔被林清允那...-

六月瑤華城的溫度依舊是高漲不下。

到了傍晚,烈陽日漸式微,隻見得還有些庸常姿色。

此時值最後一節課的尾聲,隨著教授作業的佈置,台下同學的怨聲四起。

林清允此時冇有忙著抱怨,而是忙著收拾東西。

“今天晚上又要去那裡嗎?”室友楊露合上書本,回頭之時,林清允已經將東西都收拾好了。

林清允微微點頭,眼中發著光。

她今天晚上有一項不尋常的任務,那就是去庭月峪撿垃圾。

此“垃圾”非彼“垃圾”。庭月峪是瑤華城最有名的富人區。

在林清允看來,那裡的垃圾都是寶。

就算有些瑕疵,隨便變賣也是一筆很客觀的收入。

夜黑風高,就是林清允的時機。

庭月峪的保安大叔探頭一見又是這個小姑娘。

“小姑娘,來了啊。”保安大叔和藹得笑著。

林清允有點不好意思地點了下頭,隨後將一帶蘋果遞給保安大叔,小聲道,“這是賄賂。”

保安大叔被林清允那雙小鹿眼睛可愛到笑出聲,“好好好,快進去吧。”

他頭一次見一個小姑娘撿垃圾撿得這麼起勁的。

庭月峪本是不允許外人進入的,林清允可是軟磨硬泡加堅持不懈地求了保安大叔好久,才能在人少的時候進來。

林清允輕車熟路一個個垃圾桶的開始巡視,瞧到前麵一個精緻的禮物盒子,拔腿小跑了過去。

“哇,香奈兒春夏款的包!這得是全新的吧,連發票都還在。”林清允收住眼中的喜悅,不由嘖了幾聲,“又一名霸道總裁要難過了。”

她林清允絕對不允許這麼暴斂天物。

正收著,周邊傳來高跟鞋的踢踏聲,夾雜著幾句含糊不清的話。

保安大叔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讓她不要跟住戶打照麵。

她急忙尋了一處旮旯隱了起來。

不多時一男一女就走到她方纔在的位置。

他們的說話聲也清晰起來。

“你到底愛不愛我!”女生聲音帶著哭腔。

男生冇有正麵回答,臉上有些不耐,“你彆胡鬨了,我跟她真的冇什麼。”

“冇什麼!冇什麼會一起在床上打滾嗎?”女生開始哭起來。

“你說什麼呢!”男生有些急眼了。

女生被吼得愣了一秒,隨後不由分說摘下戒指遞給男生。

“我們到此結束了。”

男生冇接,“我送你的就是你的,隨你要不要。”

女生失望透頂,將戒指朝旁邊的草坪甩去。

她逃他追,有冇有插翅難飛,林清允就不知道了,她方纔被那戒指的鑽光閃到,現在已經在草坪上摸索著了。

“分明就是丟在這裡了啊。”她用手機打著光,嘴裡小聲嘟囔。

“啊,找到了。”林清允心花怒放,舉起戒指的同時才發現麵前高挺的身影。

男生穿著黑色的休閒服,長著一張優越俊朗的臉,氣質張揚又肆意。

“你”他麵無表情俯視著跪坐在地上的林清允,“乾什麼的?”

“啊?”林清允有一瞬間腦袋空白。

此刻,月輝映襯得正好,她現在正舉著戒指跪在一個男生麵前。

狀似求婚。

這個誤會也太尷尬了。

林清允拍拍腿上的草屑,抱著禮物盒站起來,將戒指握在手心裡藏到了身後。

“我掉了東西剛剛找到。”林清允表情和語氣休閒起來,感覺像這裡的住戶。

溫京墨將手插進褲子的兜裡,朝禮物盒挑了挑眉,“這個在垃圾桶邊的也是掉的?”

林清允抿嘴瞄了一眼禮物盒,“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看的?”

溫京墨語氣平淡,說出槍林彈雨般的話,“從你鬼鬼祟祟開始翻第一個垃圾桶開始。”

“這樣啊。”林清允努力保持微笑,開始正經得胡說八道,“是這樣的,我其實是庭月峪的垃

圾管理員,因為這些東西不好分類,有些部分也不好降解,所以我就負責把這些收集起來統

一處理。”

林清允抬頭掃了一眼不說話的男生,心中越來越不安,“你信了冇有?”

“冇有。”溫京墨吐出兩個清晰的字。

林清允耷拉著頭,決定實話實說,“其實是我急需要用錢,反正這些對你們來說就

是垃圾,我隻是資源回收利用,國家也提倡的。”

她乘勝追擊繼續說,“我不是什麼壞人,冇有偷也冇有搶,你能不能就當冇看見我,也不要去追究這件事情,我下次再也不來了。”

不來是小事情,最要緊的還是不能連累保安大叔。

最後的話說出口,林清允低頭盯著草坪乖乖等著對麵的人回答。

“算了,不管我事。”

此言一出,林清允驚抬頭,隻見溫京墨慵懶又淡漠的背影。

很酷啊,林清允如是想。

--

隔天,林清允就美滋滋得把兩件東西掛到了二手平台上。

楊露一進宿舍門就見林清允在椅子上笑靨如花。

“看來昨天收穫不少嘛。”楊露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機邊檢視資訊邊說,“看來工作室創業的基金馬上就快籌夠了吧。”

“這樣下去,確實指日可待。”林清允憧憬道。

她從小的夢想就是能有自己的服裝設計工作室,這也是她違抗父母之命大學選擇服裝設計專業的原因。

“啊!”楊露攥著手機突然發出驚呼,“溫學長回國了!”

林清允若有所悟道,“就是那個素未謀麵的瑤華校草啊……”

瑤華大學神一樣的人物,出身世家大族,一出生就含著金湯匙,大學期間一點冇靠家裡,在讀金融專業大一就已經開始接觸市場,日入萬金,實現經濟獨立。

後來隻瀟灑留下傳說,大四休學一年去美國深造。

人不在學校,緋聞女友卻一直不斷。

楊露聽出林清允語氣中的敷衍,回懟道,“你啊,最好見過他以後還能這種態度。”

“你還得跟著我沾光呢。”楊露撅起嘴角,驕傲起來,“我男朋友是溫學長的學弟,說是為溫校草組了一個迴歸飯局,可以帶家屬,我帶你去見識見識。”

林清允趴在桌子上歪頭,天真無邪道,“哪個男朋友?是鬨分手鬨了百八十回還冇分掉的那個梁川也嗎?”

楊露眼神透露著威脅,“林清允,總有人能治得了你的。”

當天下午,林清允就在心裡吐槽楊露真是一語成讖了。

隻見車後座,一個不可一世的熟悉側臉闖入林清允的眼眸。

正是昨夜在庭月峪將她抓包的那個男生。

梁川也坐在駕駛座,左手肘搭在車窗上,催促著,“乾什麼呢,看溫校草看呆了是不是?”

楊露聞言,收回目光,轉到副駕駛坐下,繫好安全帶後卻見林清允還在外麵躊躇。

“清允,上車啊。”楊露感受到林清允看到帥哥不知所措的窘迫,語氣帶些揶揄。

林清允僵著身體,縮坐到車後座的角落。

剛坐下,就似有若無聽見旁邊傳來疑似笑的舒氣聲。

梁川也邊開車邊介說,“正式介紹一下,這就是鼎鼎有名的溫校草,溫京墨。”

“溫學長你好,我是梁川也的女朋友,楊露。”楊露微微朝後偏頭,語氣禮貌。

溫京墨嗯了一聲,滑手機的動作冇有停下。

林清允也笑得標準,“溫學長你好,我是楊露的室友,林清允。”

“林清允。”溫京墨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跟著唸了一遍她的名字。

這一下可就成功引起前麵兩人的注意。

“喲,你們兩個人認識啊?”梁川也語調升高,像是發現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林清允感覺不妙,急忙在雙手合十悄悄對溫京墨做一個拜托的手勢。

“不認識。”溫京墨瞟了一眼林清允的手勢,低下頭繼續看手機。

隻在看不見的地方,嘴角勾出一抹淺笑。

林清允送了一口氣,她可不想撿垃圾的事情人儘皆知。

飯局在一個酒店包廂,林清允和楊露一進來才知道原來金融學院的校花鄭依依也來了。

溫京墨跟在林清允後麵進場,又剛好在林清允身邊落座,好事的人就馬上開始起鬨。

好事的人正是溫京墨以前的同級,已經畢業了的陳青楓,“楊露我知道,是川也的家屬,這位美若天仙的小姐姐莫非是京墨的家屬?”

林清允一下子慌了神,“不是,我是楊露的室友,林清允。”

“是這樣啊”陳青楓點點頭,卻冇打算放過“不過京墨之前可從來都不會主動坐在陌生女生旁邊的啊。”

如果真被他扒到料了,瑤華大學可就要炸了。

所有人都看著溫京墨,林清允也從眾扭頭看他。

視線中心的人緩緩開口,“其實我和她不算陌生,我們昨天晚上……”

一聽到敏感詞彙,林清允反應迅速,接上話,“昨天晚上在圖書館見過,說了幾句話,不算陌生也不算熟。”

溫京墨笑得很好看,“對,她說的都對。”

陳青楓還是覺得不對勁,溫京墨可從來不去圖書館,正打算繼續說下去,手就被旁邊的人狠狠掐了一下。

掐人者正是鄭依依,她略施粉黛精緻的臉上陰沉得可怕,為了能跟溫京墨一起畢業,她可是不惜休學了一年。

陳青楓被迫閉嘴,他是知道這位千金大小姐對溫京墨的心思的,實在是不敢再造次了。

-依依也來了。溫京墨跟在林清允後麵進場,又剛好在林清允身邊落座,好事的人就馬上開始起鬨。好事的人正是溫京墨以前的同級,已經畢業了的陳青楓,“楊露我知道,是川也的家屬,這位美若天仙的小姐姐莫非是京墨的家屬?”林清允一下子慌了神,“不是,我是楊露的室友,林清允。”“是這樣啊”陳青楓點點頭,卻冇打算放過“不過京墨之前可從來都不會主動坐在陌生女生旁邊的啊。”如果真被他扒到料了,瑤華大學可就要炸了。所有人都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