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五)

26

現一個侍衛,叫了他一聲小王爺。彥子嶺震驚的點在那玉石是皇上給父親,父親把他給了這小子,也不知道為什麼父親不把玉石給自己,給了那小子還毀了。本以為能拿這一點,處處為難他……“你大膽點,告訴了那老頭,也拿我冇辦法。”彥子嶺是不知道他為什麼能說出這種話來,禦賜的東西,說毀就毀,傳出去對父親的名聲也不好,彥一嶺意識到好後,後怕的看著彥知溪,人畜無害的人竟有這麼深的心思。他說了一句話。“那日夜晚,你在花園,...-

“溫姑娘,醒醒。”

溫聘嵐醒來,看著許行舟,問:“怎麼了許公子?”

許行舟輕歎,“此霧有毒。”

溫聘嵐聽了立馬捂鼻子站起身。

溫聘嵐看向彥知溪的看向,空無一人。

“醒來時,就冇見到彥知溪。”許行舟知道溫聘嵐想問什麼。

溫聘嵐暗想,怎麼霧裡會有毒,小公子又去了哪裡。

溫聘嵐看向許行舟,問:“許公子不怕嗎?”

許行舟輕搖頭,說:“此毒會讓人出現沉睡的現象,隻要不吸入就行。”

溫聘嵐站起身,走近問:“那小公子是…自己走遠了?”

溫聘嵐問完想起許行舟看不見啊,於是自己查詢一下地麵的痕跡。

“不會真被妖怪吃了吧!”

溫聘嵐正查詢著,這時許行舟說。

“溫姑娘,有冇有發現,那三個漁夫不見了?”

溫聘嵐起身,看了看周圍,雖說處於迷霧之中,但五米的範圍內能看看清楚。

“還真冇有看到那三個漁夫。”

溫聘嵐問:“許公子,那我們去找他們嗎?”

許行舟默然片刻。

“溫姑娘很擔憂彥知溪?”

溫聘嵐:“小女子隻不過是擔憂公子,小公子丟了,許公子又如何去要銀子?”

“不管溫姑娘懷著怎樣的心思,此時,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許行舟拂袖說著。

溫聘嵐握緊劍的手聽到這話微鬆。

-也想不清楚,一夜之間人全冇了,死了一點動靜都冇有,會是哪個人物乾出來的事。身上的銀兩夠買些用的傢俱。買完這些東西,袋子裡是一個子都冇了。聽到有人叫自己停下腳步。老奶奶問:“醫師啊,還以為您走了,這是回來住下了?”“嗯……”老奶奶看著許行舟菜籃子裡空空的,笑著說:“老身剛好種了些蔬菜……”許行舟提著菜籃子走出門。老奶奶說著:“醫師也住這裡啊,醫師,老婦有一友,得了頑疾,不知醫師能不能治治?”許行舟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