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三)

26

馬的出了城。溫聘嵐說著:“小公子彆在自戀了,小女子呢回京是因家裡人想念,剛好有同路的朋友……”彥知溪:“纔不是朋友。”“不是朋友的話,那會是敵人了,小公子到處惹事的話,你所謂的哥哥可不會再幫你。”溫聘嵐說完眼中閃過一絲狠厲。許行舟開口說話,“小少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跟姑娘這一路都吵架的話,那我向你父親問的銀子可不止一點了。”“哥哥~大姐姐她總是說我們,哥哥——”溫聘嵐嬌笑著:“小公子,我說的話...-

彥知溪起床,蠟燭燒一晚冇了。

彥知溪打開門去找許行舟,看到堂中坐著的素衣白裳的人,跑下樓。

“哥哥,早上好!”

許行舟說著:“一晚救你一命,你又住了一晚客棧,這銀子,何時能給我?”

“啊?……這個…這個……”

許行舟說著:“畢竟我也冇銀子了。”

彥知溪想著說著:“我可以掙銀子!”

流風驛

彥知溪問著:“那個,這裡還缺人手嗎?”

記賬的看了看彥知溪,說:“是缺人,不過……小公子想幫忙?”

彥知溪點點頭。

記賬人歎了口氣,說:“行吧。”

彥知溪高興的出去告訴許行舟,可冇有看見許期舟的人影。

“那個叫彥知溪的吧,快來。”一人喊道。

彥知溪看著滿車的貨立馬跑去,“來啦!”

許行舟借來一涼爽地盤擺攤,靜靜的等人看病。

一老人走來,看了眼白布上寫著問診一次五文。

老人坐下問:“大夫啊…老婆子我近日總是胸悶。”

許行舟聽完,伸手搭脈,隨後拿起一旁的紙筆寫下藥方。

許行舟:“按這上麵寫的去醫館抓藥,每日服用三次,藥到病除。”

老人:“謝謝大夫啊。”

許行舟接過五文錢。

一日下來接了幾個病人,許期舟抖了抖錢袋,少點可憐。

許行舟起身準備走的,一姑娘說道:

“大夫,還看病嗎?”

許行舟又坐了下來,又問:“姑娘請坐。”

“大夫,小女子最近總是憂慮掉了好多髮絲,大夫可知道這是什麼病?”

許行舟搭脈不語,溫聘嵐反手輕握住許期舟的手。

許行舟抽出手在紙上寫好方子遞給姑娘。

溫聘嵐看著紙上寫的,把紙扔到一邊,俯身輕笑,“大夫,我得的可是相思病?聽聞相思病許得用心頭血來解。”

許行舟不冷不熱的說著:“五文。”

-練嘛,比我們都走的要快。”溫聘嵐放下帷帽,起身。“你們要走水路?是真的嗎?”彥知溪說著:“水路怎麼了?!”溫聘嵐對許行舟說著:“公子,這去京城的水路可不太平。”“姑娘怎麼知道?”許行舟坐在樹下問。彥知溪拿出水囊放在許行舟手裡。“是啊,大姐姐,你是怎麼知道的?”彥知溪吃著乾糧看著溫聘嵐。溫聘嵐踏上馬鞍,說著:“小女子也是見家人信中有提過,水上死過人,飄過屍體,聽他人說是水鬼作祟。”“都提醒你們了,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