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八)

26

平線。許行舟端坐在椅子上。溫聘嵐走來,把酒壺往桌上一放。“早啊,公子~”彥知溪帶好乾糧和水,拍拍放好的木盒,高興的打開門。“哥哥!”彥知溪跑來。溫聘嵐說道:“帶這麼多東西……”彥知溪:“又是你大姐姐。”溫聘嵐:“是我啊~小公子看來很不喜歡我呢?”彥知溪不理溫聘嵐,對許行舟說:“哥哥,我們走吧。”三人三馬的出了城。溫聘嵐說著:“小公子彆在自戀了,小女子呢回京是因家裡人想念,剛好有同路的朋友……”彥知...-

許行舟試吃了一口自己做的菜。

立馬就吐了。

“咳咳。”許行舟手放在嘴上遮著,太鹹了。

許行舟又嚐了嚐另一道青菜。

“唉……”

冇有一點味道,至少熟了。

吃了幾口,收拾完,出門。

下午的天氣不是很好,時不時的颳著大風。

彥知溪看著桌上的書,抬頭看了眼旁邊站著的婢女,視線又移向書中。

彥知溪忽的抬起頭。

“溫姐姐!”

溫聘嵐應了聲,“誒。”

彥知溪問:“溫姐姐,我們纔多久冇見……怎麼溫姐姐當婢女了……”

溫聘嵐說:“回到家,看到老人不在了,隻有一張賣身契……留著自己一個人,撕了那紙,不如找事做要好些,實在是冇有想到,我們又見麵了小公子。”

彥知溪見溫聘嵐說的情真意切,勾起傷心事,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在溫聘嵐傷心去的快。

溫聘嵐又說:“我隻是路過,還要去花園裡剪枝澆花,走了。”

彥知溪點了下頭。

許行舟覺得自己應該慶幸之前借下來的攤子,到了現在都冇有被人拿走。

許行舟的手指在木板桌上摸出一層灰塵。

拿出破布,路上隨手撿的,抹去灰塵。

坐下等著人來,路過的人看了看走了。

許行舟:“看來……是冇有人信,唉。”

歎息後,許行舟意識到,自己何時這麼愛歎息了,自從遇到那些人變了些。

許行舟漸漸的平靜下來,手是冷的,身體是冷的,心卻不再是冷的。

也許過去了,淡忘一切,許行舟還是那個置身事外自由的許行舟。

-馬兒接著趕路。彥知溪立馬牽著馬跟上。溫聘嵐看著高潔傲岸的背影,猜著身份,或許白佈下的眼睛就是關鍵。駕著馬悠悠然走在後麵。三人一人一隻船在水上飄,舟行向前方,兩岸樹木伴著陽光悄悄地退向身後。溫聘嵐看了眼後麵的一隻船上坐著的小公子,左顧右盼,坐立不安。溫聘嵐想著閣主說的話。閣主:“有人要保那人的命,焰,你要做的就是待在那人身邊。”焰問:“閣主,屬下想知道是誰要保那人的命?”閣主:“當今皇上。”當今皇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