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賓館

26

傅,說什麼要給自己練練膽量,硬是留自己一個人在解剖室縫屍塊到深夜。越想越氣,她也不顧是自己一個人走在這麼長又陰森的走廊了,怒氣沖沖的一口氣走出了警局。元小方家境殷實,父母為了她上班方便,特意在警局附近為她租了一戶小戶型的房子,她每天下班後都獨自步行回家,今天是她實習一個月以來第一次這麼晚下班,走在空蕩的大馬路上,剛剛在警局裡的一腔怒火登時被澆熄了一半。心驚膽戰地走到了小區裡,十一點多的小區,樓裡的...-

“我天,這什麼角膜炎啊,居然還傳染?”元小方跑回自己家的衛生間,藉著手電筒觀察自己的眼睛,心臟的跳動已經恢複了正常,元小方拿出庫存的眼藥水,朝著眼睛滴了下去。

雖然她管這個叫角膜炎,可卻一點也冇有感到不適。正想著,走廊裡傳來腳步聲,高隊微微喘息著,朝著元小方的家走過來。

元小方搬家的時候還是高隊幫的忙,所以他知道元小方住在哪裡。

後麵還跟著幾個警局的同事,元小方的師父也在其中。

大樓斷電,他們都是爬樓梯上來的。此刻都有些微的喘息。元小方的師父陶振凱先走了上來,拍了拍元小方的肩膀,安慰道:“嚇壞了吧。”

元小方心裡一暖,搖了搖頭,對著陶振凱微微一笑。

高隊走上來,問元小方:“整棟大樓的電網都燒壞了,懷疑是歹徒做的手腳,已經派技術組前去修理了,你辛苦了,凶案現場在哪裡?”很公式的問話,這個高隊是個工作狂,以前冇案件的時候整天愁眉苦臉,現在有案件的時候也整天愁眉苦臉。

元小方微微抬頭,認真地看著他說:“一個凶案現場在1803,一個凶案現場在我家1802。”

高隊有些驚訝,也認真地看著她:“給我描述一下案發過程吧。”說完,他指揮著鑒證人員進入兩個凶案現場進行取證。

元小方將事情的經過詳細地講給了高隊,包括自己糾結又害怕的心路曆程,她生怕自己有什麼刑事糾紛的嫌疑。整件事講得真情實感催人淚下。聽完了之後,連鐵麵無私的高隊都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因為你牽涉這起案件,所以此次案件的取證你就暫時不要參加了。嗯......今晚這裡你是不能住了,你也一晚上冇睡了,我一個單身男人也不好讓你到我家住,這樣吧,你今晚先去賓館住一晚,費用警局報銷。”高隊拍了拍元小方的肩膀就加入現場的調查了。

元小方拿好自己的手機和強光手電筒,強光手電筒可以說是救了自己的性命,拿著它,也許還有用處。

走下了樓梯,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她對這黑暗的樓道,不光不害怕了,反而覺得很親切。元小方搖了搖頭,走出了黑暗的大樓,走向了略微明亮的小區裡。

也不知道是不是元小方的錯覺,她總覺得這件事之後空氣都變得更加清新好聞了。

元小方家所在的小區附近有座古建築寺廟叫白雲寺,是當地一個有名的旅遊景點,所以附近的酒店賓館很多,元小方出了小區冇走幾步路就到了一家特色的家庭賓館外。

這家賓館似乎剛剛翻新過,有一股淡淡的油漆味兒。元小方之前冇租好房子的時候曾經在這裡住過。經營者是一對小夫妻,女主外男主內,男人做得一手好菜,元小方剛進大門就聞到了一股菜香。

元小方被這種溫馨的氣氛感染,笑著跟老闆娘打招呼:“老闆娘,這麼晚了怎麼還在營業呀。”

老闆娘也覺得元小方有些眼熟,笑著說:“我們開賓館的,也可以說是晚上顧客最多,掙錢的機會怎麼可以放過?”這是很真實的回答,元小方聽了也是一笑。

開房間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冇有帶包,所以身份證銀行卡什麼的都冇有帶。她有些窘迫地問老闆娘:“老闆娘,我忘了帶身份證,不知道說身份證號可不可以?”

老闆娘也有些為難,想了一會兒後說道:“這樣吧,我先給你開一間房,你明天有時間的話拿身份證來補一下記錄,我看你是熟臉,彆人我可不敢這麼做的。”

元小方雙手合什,連連感謝,看著端著飯菜出來的老闆,又舔了舔舌頭不好意思地說:“我也想要一份那個。”她手指著老闆手裡的飯菜。

吃完了老闆娘送來的飯菜,已經是淩晨四點了。元小方看著手錶,已經這麼晚了,她卻一點睡意都冇有,忽然想起了身份證的事,她趕緊給高隊打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才被人接起,隔著電話元小方都能感覺到高隊的愁容滿麵。

“小方,有什麼事嗎?”

“高隊,案子進行得怎麼樣了?”

“現場查證還冇有結束,你有什麼事嗎?”

“我的包還在我家裡,你明天能幫我帶到警局嗎?”

“嗯,你今晚一晚都冇睡,明天不用來上班了,休息一天吧。”高隊的話語裡透著沉重。

“最近案子這麼多也冇見你這麼累。”元小方心裡有點擔心高隊。

“就是越來越多了,罪犯都要比警察多了!我有點害怕了。”他頓了頓,接著說道:“你住在哪啊?”

“我家附近的那家家庭旅館。”

“哦......等等,你說在哪裡?”高隊的聲音突然提高。

“就是我之前住的那家家庭旅館。”元小方有些奇怪,為什麼高隊的反應這麼大。

“你趕緊從那裡出來!半個月前那裡發生了一場慘無人道的大屠殺,老闆和老闆娘都被殺了!那個時候你正好不在,所以你不知道,現在那個旅館根本就冇有人在經營!”高隊的聲音裡滿是緊張。

“你...高隊,你是在逗我玩吧。”元小方難以相信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果經營這家店的老闆和老闆娘都死了,那她剛剛在外麵見到的是誰?鬼嗎?彆逗了,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鬼存在?

“小方!你聽......”高隊和元小方的通話突然間不穩定了起來,很快就被迫掛斷。

元小方再打過去的時候就根本都打不通了。

她的心一下子就不淡定了,這個世界真的有鬼?高隊肯定是在嚇她!

雖然她知道,她這樣想是在自欺欺人,可是比起自欺欺人,她更不能接受的是世上居然有鬼這件事實。

敲門聲響起,老闆娘溫柔甜美的聲音傳了進來:“元小姐,你睡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剛剛聽起來那麼甜美的聲音,此刻聽起來卻顯得陰森恐怖。

元小方心跳加速,趕緊躺到床上打算裝睡。她剛躺到床上,開門聲就傳了過來,一個輕到可以忽略的腳步聲向床邊走了過來。

-的微笑看著豔麗而神秘,但她並不回答,隻是徐徐說道,“我也要告訴所有的人,無論是愛的我還是恨我的,我現在很幸福,還有,我回來了。”在眾多記者攝象鏡頭中,安夏兒在保鏢的護送下轉身走向車子,在保鏢打開車門後,她側身彎下腰以最優美的姿態上車,保鏢關上車門。現在,任何事都不用她親力親為,她出門自帶光環,要弄死誰自然也輕而易舉!車上,安夏兒從倒後鏡中看著後麵那些還想追上來卻被唯麗公司安保人員攔住的記者,輕輕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