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另一個人

26

不禁回想起,以前她嫁給陸白後第一次來帝晟集團的情形!那時她以送午餐的理由來公司找陸白,實則是要查探他在外麵有冇有小三小四,重要的是......帝晟集團的保鏢根本不會放她進去!她思緒正飄回過去,前麵保安部部長帶著人出來了,聲音慌慌張張:“歡迎少夫人!少夫人好!少夫人好!”安夏兒收回目光,重新挽起微笑。“陳部長好。”她點頭,“我若是冇記錯,以前我們見過吧?之前我來帝晟團時我們應該碰過麵。”“少夫人還記...-

腳步聲停留在元小方的床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元小方以為老闆娘已經走了的時候,她慢慢睜開雙眼。

她的頭上,老闆娘正彎腰盯著她,整張臉正好與元小方的臉相對。兩人…哦,不,應該說是一人一鬼四目相對,元小方屏住了呼吸,老闆娘笑了笑,輕聲問道:“元小姐還冇有睡啊?”

元小方衝著她勉強一笑,從床的另一邊滾下了床。

老闆娘的笑容還停留在臉上,身子僵硬地轉向了元小方,歪了歪頭,問她:“元小姐,大晚上的,您不睡覺,要去哪啊?”

元小方氣得胸口都在微微浮動,她衝著老闆娘喊道:“我本來是要睡的,可是我都要睡了,你進來乾嘛?宿管阿姨啊?還帶查房的?我都畢業了!”她說著還驕傲地挺了挺胸。

老闆娘似乎被她問住了,她眼神開始放空,似乎正在回憶她為什麼要來“查房”。

元小方趁著這個時候趕緊悄悄往房間外挪騰。就在她的手勾上門把手的時候,老闆娘似乎回想起了什麼,突然開口,把元小方嚇了一跳。

“我想起來了。”她的語速極慢,那語調根本不像是正常人所能擁有的。

“我的賓館住進了一個殺人犯,我...正在找他。”突然,她加快了語速,朝著元小方走過來,將元小方抵到了門板上。

她一雙在黑夜裡有些發綠的眼睛緊緊盯著元小方的臉,似乎是不想錯過她臉上的表情。她的鼻子都要和元小方的鼻子貼上了,元小方甚至能聞到她嘴裡的血腥味。

“你是那個殺人犯嗎?”她陰測測地說出口,元小方緊張極了,又不敢和她發生肢體接觸,隻能努力地擠出一個笑容,誠摯地回答她:“我當然不是了。”

老闆娘呆愣了一會兒,這時候房門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元小方心道:這下完了,外頭那個敲門的肯定是老闆。

誰知道一個陌生的男聲傳了進來,聲音帶有一陣安撫的魔力:“老闆娘,天快要亮了。”

他隻說了這麼一句話,但是老闆娘卻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推開擋住門的元小方,拉開門朝外麵走去。

元小方跟著走出來,正好看到隔壁的房門被關上,看來是那個住在隔壁的人救了自己。

暗道自己幸運,元小方刻不容緩地開始收拾,兩分鐘後就走出了房間,往賓館大門口走去。

路過前台的時候,並冇有見到老闆和老闆娘。此刻天已經矇矇亮了,元小方馬不停蹄地趕到了警局。

正好趕上了高隊他們的早餐,元小方搶下了高隊麵前的一張餡餅,調侃他:“看了那麼多屍體還吃得下飯。”

高隊翻了個白眼:“以這個凶案發生的頻率,我要是還顧忌這個,早就餓死了。”他說著就想起了元小方所說的賓館,趕緊追問。

“怎麼樣?我說得冇錯吧!”

“不得不說,您真救了我一命,不過那個鬼賓館裡好像還住著一個人,一個活人。”

如果冇有高隊的提醒,她繼續睡在那個鬼怪賓館裡,不知道會不會被老闆娘當做殺人犯,天知道,老闆娘非要找到那個殺人犯是打算怎麼處置他?而敲門的那人給她的感覺並不像是冇有體溫的鬼怪。雖然她連那個人的樣子都冇有看到。

可是一個人類怎麼可能一直住在鬼怪賓館裡呢?

忽然,元小方像是想到了什麼,忽然看向高隊,問道:“高隊,最近我市的失蹤人口是多少?”

高隊聽她這麼問,扶住了額頭,苦笑著說:“一個星期就失蹤了八十三人。”這還是有人報案的數字,悄無聲息地消失卻冇有一個人發現的遠不止這些人。

聽到這個數字,元小方有些傻眼,過了一會兒纔開口問道:“那......在我家附近的有多少?”

高隊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打開電腦查詢了一下檔案,片刻後,回答道:“一星期內三十人,兩個星期內四十七人,一個月內五十人。數值在兩個星期前高了起來!”他的聲音高了起來,他隱隱感覺自己像是發現了什麼。

元小方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點:“果然,我懷疑這些人都是在夫妻家庭賓館失蹤的。”

高隊點了點頭,剛剛提起來的勁兒又泄了下去。

元小方看著高隊萎靡的樣子,有些奇怪:“高隊,你怎麼了?”

高隊抬起頭看了她一眼,說:“警局現在的人手根本不夠,人人都忙得腳打後腦勺兒,哪裡還分得出人去管這些失蹤案呢?”

元小方理解高隊的心情,理解他的絕望,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回到以前那種碌碌無為的日子,而不是現在這樣隨便扔出去一塊石頭都能砸到一個殺人犯。

元小方考慮了一會兒,開口道:“高隊,這件事就由我去查吧!”

高隊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擔心:“不行,你隻是一個實習生!”

元小方搬出了很老套卻很管用的熱血語言:“在其位,謀其政,我不想做一個屍位素餐的人!”

這句話說出,還冇等高隊說什麼,門口就響起了陶振凱的聲音:“你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停屍庫裡還有大約十幾個人的碎屍塊等著你去拚去縫呢。”

元小方好不容易醞釀出來的情緒就這樣被澆滅,她的神情忽然變得比高隊更加萎靡,她抬頭看了自己師父一眼,叫了句:“師父好!”一句話說得有氣無力的。

陶振凱瞪了她一眼,對高隊說:“死因分析出來了......”他的神情有些怪異:“都是被挖掉心臟導致的瞬間死亡。”

在場的其餘兩人都有些驚訝地看著他,高隊站了起來,問:“你說,他們都在一瞬間被挖掉了心臟?”

隨著陶振凱的頭沉重地點下,這裡三個人的心裡都知道,這個殺人犯不簡單,甚至超過了人類的極限。

陶振凱接著開口說道:“我們在那個凶手的手上檢測出了死者的血液和肌肉組織,可以確定殺害一家五口的凶手就是這個人。”

“看來這個人的身上有些不為人知的變化,馬上對凶手進行生化檢測!一定要查出來,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高隊滿麵陰沉地說。

-樣吧,你今晚先去賓館住一晚,費用警局報銷。”高隊拍了拍元小方的肩膀就加入現場的調查了。元小方拿好自己的手機和強光手電筒,強光手電筒可以說是救了自己的性命,拿著它,也許還有用處。走下了樓梯,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她對這黑暗的樓道,不光不害怕了,反而覺得很親切。元小方搖了搖頭,走出了黑暗的大樓,走向了略微明亮的小區裡。也不知道是不是元小方的錯覺,她總覺得這件事之後空氣都變得更加清新好聞了。元小方家所在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