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林。“係統,你確定落塵棲在這裡?”倒在枯草上的女子掙紮著起身後環視四周,漆黑一片,偶有幾聲淒慘的鳴聲刺破長夜。【冇錯,請宿主耐心等待。】得到回答,李樂書從懷中拿了方帕子細細地擦拭腳邊的石頭,隨後曲腿坐下,她掀起衣襬看向小腿,那處的傷口早已消失不見。這是她與係統的交易——成功拯救書中的癡情男配,改寫他死亡的命運,而她將會得到免於車禍喪生的機會。李樂書放下衣衫,琢磨著該怎麼樣讓第一次的相遇不那麼突兀。...-

第一章白衣

吧嗒,吧嗒。

汗珠混著塵土滴在水泥地板,陽光打著轉跟在人身後。

李樂書將腕間的的袖子向上捋起,拿毛巾粗略地擦了擦額頭的汗。

還有五單,她就是本月的業績第一了,想到這裡,李樂書一把將地上的包裹扛起來,年終獎是她的。

天色黯淡,四周的景色一點一點消逝,李樂書腳底的實逐漸軟綿化,直到深陷。

【恭喜宿主綁定卷王係統。】

一道不太清晰的機器音滋滋作響。

李樂書早就醒了,她拍了拍沾染上泥土的褲腿,向遠處看去,似乎在找什麼。

【宿主在找什麼呢】

看到了!

李樂書大步向前跨去,隨後將散落一地的小包裹抱起來,用嘴吹去覆蓋上方的灰塵。

隻見一些頑固泥漬無法吹去,她用手腕掙著衣袖小心擦拭。

做完這些工作,李樂書才注意到四周的景色變了樣子。

本以為隻是摔了一跤,現在看來不是這樣。

李樂書低頭看向穿著的衣服,運動服變成了裙衫,剛剛隻顧著包裹了,竟是忽略了這番重要的事情。

所以她這是穿越了。

【宿主,請在規定時間內按照單號將包裹送到收件人手中,違期扣錢。】

見宿主終於忙完了事情,係統才小心翼翼地開口。

包裹是一定要送的,可是這人生地不熟的地兒,她上哪兒送去。

“行。”

雖是那樣想的,李樂書也不敢表達出來,萬一這是老闆新開發的考覈工具呢。

李樂書看向第一個包裹。

“槐安路”

隻有三個字嗎?

她將包裹左右翻看後發現並未有多餘資訊,索性放棄。

入夜,月光入瀉,清暉暈在樹梢間,好生靜謐。

李樂書走了很久,始終無法走出這個鬼地方,像是鬼打牆,又像是係統BUG,她方向感不是很好,在原本的世界她靠著地圖倒是混得不錯,一朝穿越,這劣勢竟是儘數顯現了。

不能再走了。

寒氣越來越重,李樂書明顯感覺到溫度在驟降,她的衣服不是很厚,白天有太陽倒還好,現在冇了熱源,冷得她直打顫。

四周冇有人家,李樂書也無法借宿。

所幸她找來了一些碎木頭,李樂書用手試了試,倒還不算太潮,可以生個火取暖。

“追,他受了傷,跑不遠。”

剛有些煙霧,刀劍相揮的聲音便傳入李樂書耳中,聽起來人不少。

此地不宜久留,隻能逃了。

火把!

李樂書剛想向山坡跑去,隻見火光一點點攀上坡的黑線。

不行,來不及了。

情急之下,李樂書鑽進了身側的灌木叢。

“唔……”

有人

李樂書偏頭看向身邊,並未發現異常,一低頭竟看到個蒙麵男子緊閉著雙眼。

而她好死不死跪在了那人傷口處。

她不是故意的。

李樂書起身後小幅度晃了晃他,冇反應。

眼見火光越來越近,李樂書想逃也無路可選。

空闊寂寥,白霧彌林。

“係統,你確定落塵棲在這裡?”

倒在枯草上的女子掙紮著起身後環視四周,漆黑一片,偶有幾聲淒慘的鳴聲刺破長夜。

【冇錯,請宿主耐心等待。】

得到回答,李樂書從懷中拿了方帕子細細地擦拭腳邊的石頭,隨後曲腿坐下,她掀起衣襬看向小腿,那處的傷口早已消失不見。

這是她與係統的交易——成功拯救書中的癡情男配,改寫他死亡的命運,而她將會得到免於車禍喪生的機會。

李樂書放下衣衫,琢磨著該怎麼樣讓第一次的相遇不那麼突兀。“無辜少女深夜迷路”,李樂書打個冷戰,再次看向浸了冰的空氣,算了,這麼冷的天誰昏了頭出來迷路啊;“美救英雄”,不行,按書中的描寫來看,落塵棲的武力值當是高於自己的……

“嗚……”

狼——這是她的第一念頭。

李樂書斷了想法,裹緊衣衫,抓起地上沾了土的手帕拔腿就跑。

不知過了多久,李樂書的腳步逐漸虛緩,隻得倚靠在一棵較為粗壯的樹旁喘息。

身後的壓迫感越來越重,李樂書扶著粗糙的樹麵,五指深深地扣進。

“抓到了。”

一道清朗浸月的嗓音在李樂書耳邊響起。

蠱惑但催命,李樂書警惕轉身,卻在隻看到了一襲白衣影後就痛得昏了過去。

“嘖,似乎重了些。”

落塵棲踩著雜亂的枯葉和破碎的枝乾逼近李樂書,哢哢作響的聲音似索命的無常。

“怎的一箭就暈了?無趣。”

落塵棲緩緩蹲下身睨著眼前昏死過去的女孩兒,目光注視著她浸了血的鵝黃裙腳,嘴角勾起一抹淺笑,就這膽量也敢索他的命嗎?

他今日本無心傷人,早在眼前的人出現之時落塵棲就注意到了,本以為是誤入的哪家大小姐,不曾想她的目標竟是自己,落塵棲的視線回移至李樂書臉上,落到那蒼白的嘴唇處。

——“你確定落塵棲在這裡?”

這是她的原話,落塵棲聽得真切,隻是她的那個同伴似乎拋下了她獨自跑了,他的聽力是極好的,可礙於認知有限,他竟不能聽出她的那個同伴叫什麼名字。

“無礙,跑了也好,解決一個人終歸是比解決兩個人來的簡單些。”

落塵棲用最平淡的語氣輕輕吐出索命的話來,手上的動作不停,緩緩抽出腰間的佩劍。

聽到這話,李樂書再想裝暈也是不行了,隻能強裝出剛醒的樣子,白衣再次入目,李樂書卻隻注意到對方背對著自己,腰間彆著的長劍隻剩劍鞘,而那人的動作似乎是在擦拭著什麼。

嘶,不是癡情男配嗎?怎麼一上來怎麼血腥,李樂書逃跑的念頭隻一瞬便偃旗息鼓。

“怎麼,不逃嗎?”

像是注意到李樂書略顯猶豫的動作,落塵棲收回擦拭好的佩劍後緩緩轉身,無辜地看向地上的李樂書。

“哦,忘記了,你的腿還在受傷,我替你包紮。”

心臟躍出胸膛的聲音嘭打著李樂書脆弱的神經根,眼看索命的步步逼近,李樂書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像是做出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大動作,而後笑著開口:

“謝謝哥哥,是哥哥救了我嗎?”

風止,葉落,人心動。

李樂書明顯感覺到因得眼前人走動而起來的壓迫感凝滯了一瞬,卻隻是一瞬,所有的平靜再次結於恐懼,李樂書看著眼前的白衣少年蹲下身後不知從哪摸出一把匕首。

隨著麵前人的動作,兩人距離拉近,李樂書清晰地瞧見對方幽深的眸子似起波瀾,又像是嗜血前的癲狂。

“是啊,我在救你。”

話雖如此,李樂書隻瞧得麵前的少年輕慢地拭著刀背。

不是吧,她都喊哥哥了,倒是一箭給她個痛快也行啊,拿匕首出來是什麼意思,剜心割肉嗎?

李樂書在眼前人進行下一步動作之前猛地閉了眼,人固有一死,反正她都死過一次了,再死一次又何妨。

落塵棲蹲下後冇再繼續動作,隻是注視著眼前的少女因恐懼而滾動的眼皮,剛剛她就是這樣,明明醒著卻假裝昏迷,他便生了逗弄之意嚇了她一番,不曾想原是這麼不經嚇的。

閒著也是無趣,當個樂子消遣一下也好。

……

李樂書坐在洞穴口,撿起身邊的石頭一顆一顆地扔向遠處,動作機械麻木,不知想到什麼,她的動作稍微大了些,牽扯到右腿的傷口,疼得她倒吸一口涼氣。

給了她一箭,又替她包紮,這人是什麼癖好,李樂書罵罵咧咧地繼續扔,要不……

李樂書眯了眯眼,低頭看向手中棱角分明的石頭。

【宿主,記得你的任務是拯救男配。】

“我當然知道,想想而已,更何況我現在一個廢人能怎麼樣他?”

李樂書氣得直接扔出個拋物線,石頭落地隻一瞬便滾落,卻被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撿起。

“哥哥,你回來啦?哥哥累不累,我給哥哥捏捏肩吧。”

眼看李樂書就要上前,落塵棲將腰間的物什橫亙在兩人中間,止住了麵前人的動作。

“多謝哥哥昨晚將我抱回來,哥哥累了吧,哥哥快坐。”

殷勤冇獻上,沒關係,這狗腿子她當定了,李樂書笑意盈盈地目視落塵棲坐在她方纔的位置。

“你過來。”落塵棲坐下後主動開口。

昨夜光線實在是不好,此刻李樂書才得以看清落塵棲的樣貌,不愧是女主都要傾心的好皮囊,可惜冇有男主的命格,自然落不到個幸福美滿的結局。

隻是這般輕塵脫俗的人物也會落得為心上人殉情的場麵嗎?李樂書想到原書中落塵棲的結局,唏噓不已。

麵前的人久不動作,落塵棲放置好東西後傾頭看向李樂書,目光呆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既然你不過來,那我就自己取了。”

身上的重量被抽離,李樂書冷得戰栗,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人披上前一秒還在自己身上的披風,動作一氣嗬成。

李樂書:?

“姑娘莫氣,隻是這披風原是我的,我隻是借於你,並非贈於你,現在我隻是取回罷了。”

像是真的無辜一般,落塵棲話落後又揚起一抹淺笑,微挑的眼尾輕細幾分,沾染著星星點點的水痕。

李樂書臉上的笑還未來得及收回,就被冷得僵在臉上。

【落塵棲知曉已無機會,便尋了一整個寒冬,方得取回那一朵精妙絕倫的山花獻給她,作為新婚禮物,恭賀而已。】

李樂書想到原書中的描述,“溫婉如玉,一襲白衣牽動起不落俗世的例外”,她不由得再次打量起眼前的落塵棲,怎麼回事?他不該是溫柔似水的人物嗎,昨夜的情景她隻當是她出現的太過突然才導致落塵棲崩了人設,可現在看來那溫柔隻是對女主的。

“哥哥冷了嗎?沒關係的,哥哥要是冷,樂書可以將披風給哥哥的,隻要哥哥溫暖就好。”

不溫柔又如何,她隻要救了他就能回家,彆的她都能忍,李樂書蓄了幾滴淚望向重新坐回原處的落塵棲。

“哥哥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樂書能跟著哥哥嗎?樂書保證絕不搗亂。”為了拉取信任度,李樂書伸出四隻手指以表忠心。

“冇什麼打算,隻是眼下我好像有一件事要去做。”

有事做?有事做好啊,有盼頭就不會想著尋死了,話題成功轉移,李樂書再次充滿鬥誌。

這麼開心明明淚水還在眼眶打轉,她不知道她現在的樣子有多麼滑稽嗎?他倒要看看李樂書能裝到幾時。

一室兩人,各懷鬼胎。

“要一起嗎?”像是出籠的野獸狩獵那般循循善誘。

“要!”

李樂書的興奮不加掩飾,知曉內情的落塵棲心中不禁冷哧。

*

紅雲樓好不熱鬨,李樂書蒼白的臉色一直持續到見著眼前濃妝豔抹的老媽媽。

做事——青樓!

饒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李樂書都想要破口大罵,本以為是淤泥出好蓮,一時不察竟還是天下烏鴉一般黑。

“呸!”

盤腿坐在墊子上的李樂書吐出溜進唇齒間的葉根,冷眼瞧著幾步遠的落塵棲與這青樓的老媽媽相談甚歡。

原來落塵棲喜歡的是這般**的角色嗎,李樂書回憶起書中對女主著墨甚多的描寫——高潔的天上月,傾國傾城的清冷貌。

切,莫不是被這青樓的媽媽傷了心,纔去做那虛偽至極的癡情郎吧。

思及此,李樂書竟不禁笑出了聲。

“公子,你當真要將那位姑娘送來紅雲樓?”

老媽媽也聽見遠處女子的笑,可她現在無暇顧及,隻得將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麵前的送錢財神上來。

聽到此話,落塵棲移回落在李樂書的視線,端起茶杯輕抿一口後慢慢放下,輕啟唇瓣:

“怎麼?不要嗎?”

想殺他的人很多,李樂書還是第一個活過當天的,當然,除了她的那位朋友外,思及此,落塵棲清冷含笑的眸子又冷上幾分。

直接殺了多冇意思,折磨纔是最妙的,不是嗎?

落塵棲輕輕摩挲著赤紅的杯壁,一下一下敲在人心上。

老媽媽看著眼前俊美的少年郎,依舊是淺笑垂目的溫潤相,可不知為何,背後竟生出了幾分冷汗。

“要,當然要,公子看得起我們紅雲樓,我們紅雲樓自是要好好照顧姑孃的,隻是不知道公子的要求如何。”

老媽媽轉頭看向倚在桌前休息的李樂書,瞧瞧這小臉,唇紅齒白,若是再添了幾分嬌笑,那可真真是攝人心魄的小妖精了,老媽媽抱著大放血的心思開口。

“這個……”

良久,無言。

“300兩!”

眼見麵前的人半晌冇說話,怕人反悔,又將這貌美如花的小娘子奪了去,老媽媽一口氣出了個她能給的最高錢數。

“係統,係統,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李樂書調笑的心思早已掩下,她明明白白地看到落塵棲與這青樓老鴇噁心的交易,毫不避人,意識到不妙後李樂書隻得求助係統。

【宿主,現在要放棄任務嗎?】

李樂書:???

李樂書現在想掐死係統的心都有了,她喊它是解決問題的,不是來解決她的。

“有什麼辦法能改變落塵棲的主意?”

【你隻需要說服他就行了。】

“我能說服他還喊你?”

【宿主注意,崩人設了。】

“哦,抱歉,那我具體該怎麼做呢?”

李樂書秉持著打工人的態度,及時改口。

然後——係統遁了。

李樂書微微調整心態,又給自己斟了杯茶,她現在是真感覺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饒是李樂書看過各式各樣的穿越小說,也冇遇見過這麼擺的係統,她還不能用“放棄任務”來威脅它。

靠!

【注意。】

“我冇張嘴啊。”

無語至極。

等等,李樂書喝完最後一口茶後彷彿意識到了什麼,她穿書一個金手指冇有,自己的心聲還能給係統聽去。

“公子慢走,明兒有空再來啊。”

李樂書的思緒到底還是被青樓媽媽一句話打斷,隻片刻,她迅速整了群衫兒,拿食指撚上茶杯底幾滴潔淨的茶漬塗至眼角,顫抖著聲線強開口:

“哥哥,彆走。”

-些看不懂了。罷了,折磨還是他自己給纔好。“哥哥帶你走。”關起來好生折磨,想到這裡,落塵棲心底蔓延出密密麻麻的愉悅,撚著他的臟腑,散往各處。清脆溫柔的少年音傳入耳中,李樂書瞟了一眼落塵棲,見到劍柄完好地插在劍鞘,頓時鬆下一口氣。“哥哥我的腿疼,手也疼。”李樂書用滲了血的手撩開裙襬,傷口的結痂處冒出星星點點的血珠,在嫩白的小腿上駭人極了。李樂書緊咬下唇讓痛意更甚,本已乾了的眼眶再次盈滿淚水,望向站在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