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七)

26

”彥知溪不理溫聘嵐,對許行舟說:“哥哥,我們走吧。”三人三馬的出了城。溫聘嵐說著:“小公子彆在自戀了,小女子呢回京是因家裡人想念,剛好有同路的朋友……”彥知溪:“纔不是朋友。”“不是朋友的話,那會是敵人了,小公子到處惹事的話,你所謂的哥哥可不會再幫你。”溫聘嵐說完眼中閃過一絲狠厲。許行舟開口說話,“小少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跟姑娘這一路都吵架的話,那我向你父親問的銀子可不止一點了。”“哥哥~大姐...-

溫聘嵐回到殺手閣。

溫聘嵐:“閣主,焰,回來了。”

閣主:“回來了……聽說跟在那人身邊還有一個人?”

溫聘嵐低頭說著:“是的。”

閣主問:“清楚那人的身份嗎?”

溫聘嵐:“不清楚,他的身份冇有到,不過他會些醫術……”

閣主:“怎麼不說他會武功?不會順著這往下查嗎?”

溫聘嵐跪下,說:“閣主息怒,他的武功,焰是見過,不知出自哪派,他的內力及其純淨。”

閣主:“起來吧,竟然回來了,接下來的任務是接著待在那人身邊,獲取有利資訊。”

溫聘嵐起身,說道:“是,閣主。”

彥知溪回到宅裡。

看著手裡的糖果,吃進一顆,甜甜的。

一般婢女都不會進來,今日卻有一婢女進來了。

彥知溪起身,走出屏風,看看是哪個婢女,說過不能進房間。

婢女:“小公子好。”

彥知溪看著眼熟,問:“你怎麼能不經過允許就進來呢?”

婢女:“小公子彆生氣,是小辛了啊~”

婢女抬起頭笑眯眯的看著彥知溪。

彥知溪:“小辛,你怎麼能跑到這裡來!”

宋聞辛搖搖頭說:“小公子~小辛今日出宮看親就來見小公子了啦!~”

彥知溪問:“貴妃過的怎麼樣了?”

宋聞辛說:“挺好的,小公子,你什麼時候喜歡吃糖了呀?”

彥知溪吞了糖,說:“我哪有吃糖。”

宋聞辛不信,說:“小公子,小辛最喜歡吃糖了,什麼糖果都吃過,小辛真的嗅到糖果味了。”

宋聞辛嗅嗅空氣裡的糖香。

彥知溪推開靠過來嗅的宋聞辛。

“好啦,小公子,吃糖又冇什麼的,呐,這是娘娘要我給小公子的。”

彥知溪接過信。

-?”許行舟輕歎,“此霧有毒。”溫聘嵐聽了立馬捂鼻子站起身。溫聘嵐看向彥知溪的看向,空無一人。“醒來時,就冇見到彥知溪。”許行舟知道溫聘嵐想問什麼。溫聘嵐暗想,怎麼霧裡會有毒,小公子又去了哪裡。溫聘嵐看向許行舟,問:“許公子不怕嗎?”許行舟輕搖頭,說:“此毒會讓人出現沉睡的現象,隻要不吸入就行。”溫聘嵐站起身,走近問:“那小公子是…自己走遠了?”溫聘嵐問完想起許行舟看不見啊,於是自己查詢一下地麵的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