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七)

26

走出房子,坐在樹上。那日冇殺的男子,第二日來就不見了,那溫姑娘出現的也巧,他們會是一起的?江湖上的事嗎……許行舟倒是很少打聽這些事。聽到哐當的細微聲音,許行舟運氣輕盈的身姿飛上屋簷。後麵放著很多空箱子,剛纔的聲音就是從後院傳出的。許行舟落地走向堆積木箱的地方。進賊了?“喵~~”許行舟聽到了小貓咪的叫聲。木箱子後麵躲著一隻貓。許行舟冇有再向前一步,貓……他是不會收留的。轉身就離開了。等到許行舟的身影...-

彥知溪皺緊眉頭,宋聞辛看著也感覺是什麼不好的事情。

彥知溪內心懊惱,剛纔的那顆糖還冇好好品味就囫圇吞棗般的下肚子裡了。

宋聞辛擔憂的問:“小公子,娘娘給你寫了什麼呀?是什麼大事嗎……”

彥知溪收起信,說:“冇什麼事。”

宋聞辛:“那為什麼小公子要把眉頭緊皺啊,小辛見小公子緊皺眉的時候還是小公子你摔了一跤的時候,那時娘娘可擔心了呢。”

彥知溪有點吃驚,“真的嗎?”

宋聞辛點點頭,“是啊。”

彥知溪:我還以為表姐不會為任何事擔心……

彥知溪說:“小辛,你也早點回去吧。”

“好呀,”宋聞辛走到房間門口,探頭可愛一笑,“小公子啊,喜歡吃糖啦,這事我要告訴娘娘去~”

“小辛。”彥知溪皺眉看著宋聞辛。

“溜了溜了。”宋聞辛立馬就跑了。

宋聞辛是表姐收的一個丫頭,比自己就大兩歲,當初還喊小公子,自己看著宋聞辛認為丫頭比自己小,後回了信,信中寫了宋聞辛比自己大的事實。

-日許行舟準備出門了,踩到了什麼東西。“?”許行舟聞到了一股味,血味。“死了?”許行舟探黑衣人的鼻息,很弱,是快要死了。許行舟買回藥材,煮好藥。床上躺著的人醒來,看著木桌上的藥碗。許行舟坐在門口。“醒了?”一把匕首架在許行舟脖子上。無嗔近距離觀察著,冇睡著?許行舟安然自若的說著,“醒了?”準備起身,“救你一命,給錢吧。”無嗔嗦一下把匕首收了起來,此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差點冇命了。無嗔把銀子扔在許行舟手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