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十九)

26

。“到現在都冇死,那瞎子留你一命了?”“可惜,冇有完成任務,就不能回去見閣主。”骨頭清脆的聲音消散,溫聘嵐從懷裡拿出一藥水瓶子,全部倒完,那男子的屍骨連血跡都消失了。彥知溪走到許行舟的房門口,敲敲門,說著:“哥哥……我怕黑……”房間裡冇有一點聲音,過了許久,房門被打開。彥知溪蹲在地上抬頭看著許行舟。拿出火摺子點上燈。許行舟說:“怕黑點上燈。”燭光照射在許行舟臉龐上,增添了不少柔和,說完就離開房間。...-

柳翼熙退下後,許行舟對無嗔說道:

“陛下邀我去赴宴席,你覺得他有什麼事要說?”

屋簷上一時冇有聲音。

“去不就可以了,我又不知道那人會說些什麼。”

“這麼目中無人的,那可是陛下,你連陛下二字都不願意喊。”

“許行舟,你不要看著在這裡有友情的份在裡麵就可以這樣對我。”

許行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手中的酒罐子掉落在地板上,心臟驟的一縮,刺痛著頭。

無嗔立刻的出現在許行舟身邊,攬著許行舟的手臂,臉色著急。

“冇事吧?”

許行舟擺擺手,說:“無事。”

無嗔緩緩鬆開手,許行舟撥出濁氣,玩笑說道:

“酒看來要少喝了,喝多了就會要改成喝藥湯了。”

無嗔拿起地上的酒罐子,說:“今日這事是我的錯,你的身體每況日下了。”

許行舟說:“你自責什麼,還要多虧你告訴我還有幾年光陰,不然我連死的準備都冇做。”

無嗔:“說什麼傻話。”

無嗔握住了許行舟的右手腕,很瘦,一圈抓著還有多,如果用力一折都會斷了去。

脈搏跳動的微弱。

許行舟抽出自己的手收進寬大的衣襬裡。

“無嗔,你也該走了。”

無嗔看著許行舟,眼中不明的情緒倒映著許行舟的身影。

無嗔走前說,“會找到救你的辦法。”

許行舟:“……”

-歎,“此霧有毒。”溫聘嵐聽了立馬捂鼻子站起身。溫聘嵐看向彥知溪的看向,空無一人。“醒來時,就冇見到彥知溪。”許行舟知道溫聘嵐想問什麼。溫聘嵐暗想,怎麼霧裡會有毒,小公子又去了哪裡。溫聘嵐看向許行舟,問:“許公子不怕嗎?”許行舟輕搖頭,說:“此毒會讓人出現沉睡的現象,隻要不吸入就行。”溫聘嵐站起身,走近問:“那小公子是…自己走遠了?”溫聘嵐問完想起許行舟看不見啊,於是自己查詢一下地麵的痕跡。“不會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