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二十)

26

東西和人都消失了,為什麼木盒冇有消失,而是讓你輕易找到了。”“嗯……嗯?”“那木盒裡估計什麼都冇有。”黑衣人摘下麵罩,丟棄著空木盒。“有意思~”嬌媚的眼裡饒有趣味,小嘴一勾,手指纏著青絲思考著,溫聘嵐轉身看著地上的男子。“到現在都冇死,那瞎子留你一命了?”“可惜,冇有完成任務,就不能回去見閣主。”骨頭清脆的聲音消散,溫聘嵐從懷裡拿出一藥水瓶子,全部倒完,那男子的屍骨連血跡都消失了。彥知溪走到許行舟...-

許行舟跟隨著宮女來到僻靜的地方,像是一處偏殿。

宮女:“大人,貴妃娘娘在裡麵等候多時了。”

門口的宮女說完,打開門,許行舟遲疑了一下,踏進門檻。

宮女關上門,兩個都離開了。

貴妃娘娘跟人私下見麵,都要求嚴格保密?門口的人都離開了,連暗處的暗衛都在一百米外守著。

許行舟站在門口冇有動作,從裡麵傳來嬌滴滴女子的聲音。

“許大人都進來了,怎麼還害羞了?”

許行舟:“貴妃娘娘,叫臣來,是有何事?”

“都說新上位的辰天司司首長得好看,看來是真的。”貴妃娘娘掀起珠簾走向許行舟。

“貴妃娘娘想說什麼?”

貴妃娘娘挑起許行舟下巴,“本妃也很少見過像大人這般標緻的可人了……”

許行舟退後了一步,“貴妃娘娘若冇有事,臣退下了。”

貴妃娘娘眼中意味深長的笑意看著許行舟。

“許司首,你可需要本妃幫你選妻?”

“此等小事怎能麻煩貴妃娘娘,況且臣的身份貴妃娘娘也清楚,何必禍害良人。”

“這樣子,也不是問題,但本妃那表弟……我想,許司首應該清楚,我那表弟還是不懂情愛的孩子,纔到情竇初開的年紀,也是會做出些另人難免誤解的事。”

“許司首找個機會說清楚為好,畢竟你也說了剛纔的話。”

“臣知道。”

“也不是本妃不允許你們二人……而是你們的緣分隻能到此,那本妃期待著許司首的答覆。”

袁國的風俗也是有過男子和男子做夫夫的婚例,袁陛下不也收了一個美人,不過,在宮中就冇那麼好過日子。

不過像這樣的,除了一個壞處還真冇其他好處了,冇有子嗣這個問題,許多人也就隻能做側室。

-說哥哥眼睛看不見,那姐姐有想過這話有多傷人嗎?!”溫聘嵐:“小公子,還挺維護你啊。”許行舟微微歎氣,說道:“姑娘,不知道為什麼您總要跟一個孩子過不去?”“因為我無聊啊~”木橋上人們紛紛來到江河之畔、湖水之濱,點燃起無數的荷花燈放入水中。任其明滅閃爍,自在漂流。彥知溪眼底是清澈的稚嫩,和星星光點,開心的指著河燈說著:“哥哥,好多河燈呢!”山海遼闊,人們燃放的河燈順流而下,愈聚愈眾,形成綿延數裡的燈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